山形依旧枕寒流 小说笔阁(山形依旧枕寒流 小说一剑潇潇)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就两次经过这地方,上一次来的时候,是为了看望他,那时正好下着雪,那雪来得突然,融化得也快。这一次是送别他,已是春暖花开了。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那时寒风冷雪,虽然风雪飘飘,但他尚能卧在病床上,静静地听雪落的声音,那时他有没有想到这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场雪呢?也许想到了吧,只是没有人去问他,也没有谁会想到去问他,死,总是一个忌讳的问题,但又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它就像那高高在上的白日,回避不了直视又会让人泪流满面。

想着那天的雪啊,一大清早,就听闻有人惊叫:“哇,地上白了!”我一愣,想起年前的腊月里天天盼着雪花飞舞,结果,总是一场空,而现在,我们已经对雪不抱什么希望了,它却意外地来了,让人惊喜之余,又多了些许的担忧,因为雪太大了,不多时,地面上便厚厚的层,雪天出门诸多不便,幸好学生们放假了,不然教育主管部门又得出台各项应急措施吧!

那天我们出门去看望他,只因为听说他病重了。冒着厚厚的积雪,我们第一次在这样的恶劣天气里开车出行,有些胆战心惊。好在开出小区后,公路上的雪已经被车轮碾出了两道很深的车辙印子,那里的雪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重要的交通路段早已被环卫工人把雪铲到了一边。雪快,人更快。看着环卫工人铲雪的样子,不由得不为他们点赞。群里也在召集铲雪志愿者了,有心报名,可是我知道那个时间段我定没有空闲的。一路上跟着导航开着,经过老家的时候,路上几乎没什么车了,一切保持着雪的样子,静静的,白白的,不过在十字路口,一件追尾事故,两辆车停在那里,等待着交警的来临。没有人出来,看样子都等在车里吧。雪天出行,诸多不易,但愿他们能彼此谅解吧,都是开车的,出门在外,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世界需要包容。就像这雪一样,将万物包容在它的怀抱里,不会嫌贫爱富,也不会就高贬低,让世界在它的怀抱里安眠,和谐,安静,美丽!

经过老坝埂的时候,看到了以它的名字来命名的路,不过用的是“罗坝”,就像公交车报站时,将“泉塘夹”报成了“夹塘泉”一样,除了我,有谁会在意呢?经过熟悉的地方,却没有了熟悉的风景,在家乡,却靠导航出行,我望着窗外茫茫的一片,感受到了天地的那种苍茫。

一路颠簸,好在车不多,还算顺利,只是在经过一段竹园,再上一段坡路时遇见了一个熟人,在会车时他认出了我们,将头伸出了驾驶室,告诉我们,前面的坡下不去,最好回去,他就是转回来的。我们告诉他,目的地已不远了,就在前方。他建议我们找个地方将车停下,不要再开过去了,否则比较麻烦。我们谢过他,路旁已有竹枝被雪压得挡在了路上,幸亏还没有树枝倒下来。我们找个有人家的空场地,将车停下,步行去他家。雪很深,一脚踩下去,已经没到了鞋帮子,好在我们都穿了高帮子的鞋,饶是这样,也时刻面临着鞋子被湿透的危险,因为雪很快便融化了,也许是温度高的缘故吧,毕竟已经五九末尾了,已经立春了。这雪果真只是为了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可是给他带来的是更多的寒冷和绝望。

到了他家的时候,他躺在床上,房间里很暗,原来是积雪压断了某处的线路,停电了。电热毯取暖器统统用不上,他面朝里侧卧,我们俯身低低地叫了声“姑父!”姑姑也在一边跟他说着“侄女侄女婿来看你了!”他也只是低低地“哼”了一声,没有侧过身来,姑姑说:“他翻身都没力气了!”

我的眼泪忽然地就盈满了眼眶,不是为他,而是为姑姑。看着姑姑憔悴的面容,我从心底里感受到了她的那份揪心和疼痛!但是,我们又能说什么呢?中国的语言那么多,可是此刻我却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来安慰姑姑安慰他,也许,他们需要的也不是安慰,我们来看看他,在这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本身就是一种安慰吧!

人,更多的时候,需要的是自我疗伤!尤其是生者。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只是那活着的人,需要更多的时间去疗愈那颗失去亲人的孤独的心和那份思念之情。

活着,还是去好好珍惜吧!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ngmengchina.com/5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