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剪刀布倒过来看是什么意思文案(石头剪刀布倒过来看是什么意思表白)

山道纠纷高潮迭起,刘十三躲开人群,匆忙掏出手机,信号空格。他左右看看,着急了,半夜把人弄丢山里没法交代,一咬牙,挽起裤管,选了棵最粗壮挺直的树往上爬。

爬到一大半,手机响,连续来了两条短信。

“您好,截至8月9日21时,您的话费余额已不足20元,请尽快充值。”

“您好,截至8月9日21时,您的话费余额已不足10元,请尽快充值。”

信号多了两格,说不定下一秒就停机,他赶紧打给程霜。电话接通,他还没开口,对面劈头盖脸一顿责备。

“你跑哪儿去了?这么久不回来?我跟球球差点被人推倒!”

“啊?”

“啊什么啊,男人不保护自己的妻女,跑去看什么打架?我怎么瞎了眼看上你这种男人!”

刘十三好气,她讲不讲理的,可惜要停机了,不然真的跟她对骂到天亮。他愤怒地说:“喂!”

“怎么样?”

刘十三斩钉截铁:“对不起。”

听到突如其来的道歉,程霜声音透露着舒爽:“快来,我在球球家。”

“所以球球家在哪里?”

“水库边,水库你认识吧?哎,东南西北我分不清,月亮左边吧……这儿两轮月亮,天上一个,水中一个,我们就在水中月亮的左边……”

刘十三差点从树上掉下来,克制地问:“有什么特别的标志吗?”

“哦,球球说了,离老码头五十米。”

电话挂断,刘十三骑在一根枝丫上,扭头往山道岔路另一头望去。

树影之间,闪烁一块镜面。这边人声鼎沸,那边幽静安然。每棵树每缕风,抱着浅白色的月光,漫山遍野唱着小夜曲。山腰围出巨大的翡翠,水面明亮,一片一片,细细铺成纺锤体,像一支月光的沙漏。那墨墨的蓝,深夜也能看见山峰的影子,仿佛凝固了一年又一年。刘十三小时候来过水库许多次,印象中,水库秋冬弥漫水雾,春夏明艳斑斓,白天水波娴静温柔,深不见底。它能包裹孩子仰面漂游,也藏着吃人水猴的传说。深夜去水库,连他都是第一次。

2

山坡一角贴着水库,狭窄的道旁,扯了根水泥杆,孤零零吊一盏灯泡。灯泡散淡的光线下,照着一个突兀的棚子。

几根木棍撑起塑料布,石棉瓦堆成棚顶,围着几层纸箱木板,用布条和塑料袋捆绑住,当作墙壁。

程霜和球球站在棚子前头,迎接刘十三。他呆了一下,问:“球球,你住这儿?”

语气里的怀疑,其实是同情,刺痛了球球。她叉着腰,背后木门一晃一晃,神气地说:“是啊,很漂亮吧!”

丁零当啷一串脆响,门头挂着风铃,是球球捡来的瓶子和易拉罐做的。刘十三咧嘴笑:“漂亮的。”

小女孩认真填补了屋顶和墙面的所有空隙,她心里,这个棚子一定是亮晶晶的,发光的。

球球认为刘十三没有心悦诚服,打开破门:“里面更漂亮。”

棚内亮堂堂,地面铺满泡沫板,仔细一看,分出了休息区和厨房区。一侧整齐摆着沙发垫,正好是张床的大小。一侧是不锈钢货架,架子上搁着半桶大米、调料瓶、锅碗瓢盆。

它们是球球的家具,垃圾拼凑出来,但并不肮脏,通通擦洗过。

空间不小,三个人在里面,也能转开身。球球扒拉出一块蜂窝煤,放进炉子开始烧水,动作娴熟。刘十三问:“球球,你一个人住吗?”

球球摇头:“我爸爸不在家。你们别站着,坐啊。”刘十三松口气,怕球球说她爸爸去世了,这样的话就要安慰她,安慰是他最不擅长的事情。

球球抽出两只扁扁的玩具熊,地上一蹾,作为暂时性的凳子,她拍拍熊脑袋:“大花,小花,你们终于能为这个家做贡献了。”她丁零当啷翻架子,找到方便面。水没烧开,棚内煤烟滚滚,两人咳得天昏地暗,球球不好意思地说:“平时炉子放外面,前两天受潮了。”

程霜咳着说:“没事,方便面干吃也行。”

球球噘着嘴,他们第一次到家里来,她不想简陋招待:“走,我有办法,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3

刘十三怀中抱着一堆杂货,洋葱方便面香菜鸡蛋,球球拾掇出来的。三人一起走不远,到了水库边,球球扫开长长的枯干芦苇,竟露出一艘小破船。

这样的船,刘十三并不陌生。水库是镇民夏天最爱去的地方,妇女孩子拖个澡盆下水摸菱角,男人撒开渔网,拉动船尾小马达,突突突的,一会儿便收获一大网肥鱼。慢慢地,水库禁止养殖鱼苗,初中以后再见不到这种景象。

球球给他们看的小船十分陈旧,船体边缘磨白,脆裂开口,马达盖着草席,掀开黑黢黢的,似乎还能用。马达旁放着柴油桶和钓竿,船中间立一只小小的酒精炉。可以想象,如果天气晴朗,球球一丁点大的身子,斜靠船沿,手握钓竿,钓到点什么就投到炉子里,自由自在,可惜不顶饱。

球球跳到船上,开动马达。兴奋的程霜蹦到船头,小船立刻剧烈波动,球球一屁股坐在尾部,死死压住,船尾依然高高翘起。

程霜站不稳,刘十三喊:“滚!往后面滚!”

程霜往船尾努力匍匐,船身恢复平衡,三人围着酒精炉坐好。

月光洗干净了一切,深夜的山腰又亮又清澈。水面平静,马达奋力振作,两道水纹在船边向后划去。水库冷清多年,水草摇动,里面小鱼小虾悄悄活动,气泡不时冒出,静静碎裂。

这是最动人的夏夜,谁也不想说话。水在锅中满上,酒精炉蓝色的火焰舔着锅底,气罐咝咝作响。

以前一旦场合沉寂,刘十三都试图说些什么,他怕冷场,尽管结果常常更尴尬。现在却很奇怪,他、球球、程霜,各靠一边,围住火炉,一声不吭,但他们的表情那么松弛悠闲。刘十三发觉,人和人之间舒服的关系,是可以一直不说话,也可以随时说话。

他的脑海像挣扎过的水面,许许多多的回忆,思虑如同波纹,缓缓扩散,最终消失,留下平如空白的思绪,只剩轻轻的一声:真好啊。

“呀!”程霜说,“那是不是射手座?”

刘十三仰头望星空,歪歪头:“我不懂星座。”

程霜由衷感慨:“你少了好多跟女孩搭讪的机会,虽然星座幼稚,可人与人的相处,就从废话开始。”

刘十三不以为然,她大方地伸出手:“没关系,我搭讪你吧。你好,我叫程霜,一月三十,水瓶座。”

刘十三猝不及防,迅速握下手:“刘十三,六月末,好像属于巨蟹座。”

程霜像煞有介事地分析:“巨蟹座的男人,乍看顾家老实,对女朋友温柔体贴,其实内心特别封闭。”

“封闭?这么严重?”

程霜确认地点头:“他们关心别人的情绪,自己的心事却藏得很深,不对人倾诉。哎,你是不是这样?”

刘十三回过味了,女孩子真是可怕的生物,拐弯抹角地八卦,幸亏他机警,否则一不留心落入圈套。

他琢磨着怎么回话,球球紧盯着锅中的水,看到有点沸腾,吼巴巴撕开方便面袋子,放下面饼、调料,磕鸡蛋,百忙中插话:“我呢我呢?我春天出生的,什么星座?”

程霜问:“你生日几月几号?”

球球撇撇嘴:“爸爸没跟我说过。”

程霜摸摸她脑袋:“春天啊,看你这么贪吃,金牛吧?”

球球瞪大眼睛:“不是的!我吃很少!等我想想,我记得是农历四月……”

小家伙冥思苦想,刘十三抢先提问:“你先讲讲,你有什么心事?”

程霜靠着船舷,出神地仰望星空,月光洒满脸庞,头发在洁白的耳边拂过。“我的心事啊,最近的话,可能快回家了。”“你家在哪里?”

新加坡。”

刘十三坐直了,惊奇地问:“你是外国人啊?”

程霜闭上眼睛,风和月光包裹着她,声音轻柔:“爸妈说,那里一家医院的院长,是他们的大学同学,所以搬过去。

后来我就从家到医院,从医院到家,很少去别的地方。”

她闭着眼睛微笑:“我离开过三次,这是第三次,他们催我回家。”

刘十三呆呆望着她,心里突然失落。那个童年时相遇的小女孩,曾经坐在他自行车后,小小的脸贴在后背,哭得稀里哗啦,说自己快要死了。

他们都长大了,小女孩不哭了,可是,她依然是那片夜色中的萤火虫,飞来飞去,忽明忽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永远看不见了,消失在黑夜里。

风吹散的芦苇花,漂浮水面,一蓬蓬地流过来,像开放的水母

程霜唰地睁开眼,惊喜地举起手,握着一瓶落灰的白酒:“谁留船上的?”她用衣摆擦擦,眉开眼笑:“来来,我们玩游戏。”

球球兴致勃勃:“什么游戏,我也要玩。”

程霜指指酒精炉:“小孩不能玩,做饭。”

球球“哦”了声,委屈地搅拌面条。

不等刘十三答应,程霜说:“真心话大冒险,猜拳定输赢,你敢不敢?”

刘十三冷笑:“有什么不敢,大不了喝过期白酒,送医院抢救。”

程霜拿一次性杯子,倒上白酒,两人一饮而尽,警惕地盯着对方,大喝一声:“石头剪子布!”

程霜翻翻白眼,收回拳头。摊着布的刘十三得意扬扬,骄傲地整理头发。

程霜厌恶地横他一眼,撇撇嘴:“我选大冒险。说吧,让我跳水还是脱衣服。”

刘十三动作顿住,噎了下,结结巴巴地说:“玩……玩……玩这么大?算……算……算了……这样,你唱个歌吧。”

程霜“切”了一声,鄙视对手:“没劲。”

程霜平时说话大大咧咧,唱歌细细柔柔。她唱:

没什么可给你

但求凭这阕歌

谢谢你风雨里都不退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ngmengchina.com/16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