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口无言是什么生肖(哑口无言打一个生肖)

哑口无言是什么生肖(哑口无言打一个生肖)

本故事已由作者:月若婉兮,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婷婷,我不想做你哥哥了。”

许墨恒嗓音微哑,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和微不可察的一丝哀伤。

他凶狠地将我禁锢在绵软的床上,用一只手,紧捏住我的双手手腕向上举,另一只手在我身上肆意游走。

我调整出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身子恰到好处地轻颤着,语带哭腔:“哥哥,你,你别这样,被妈妈发现了怎么办?”

许墨恒在我脖颈间恶意的咬一口,然后微微含糊的说道:“别提她,婷婷,我再也不能做你哥哥了,明白吗?”

“墨恒,我也从来没有把你当做哥哥,你明白吗?”说完,我的眼泪掉了下来,仿佛再也承受不住心里的秘密似的崩溃,时机比女演员拿捏得还好,在我心里给自己打满分。

我在心里却笑了,我说的可全都是实话,我怎么可能拿许墨恒当哥哥?在我心里他可是我的爸爸,值得诚惶诚恐对待的金主爸爸。

“婷婷,我爱你……”许墨恒不知道我内心活动,反而被我刚才的话和眼泪触动,情难自已,之后的一切自然而然。

事毕,他坐在床边抽那一只事后烟。

我乖巧地静静等待,直到他抽完一整只烟,然后我才取过床头桌的手机,打开付款码。

“许总?我该交房租了。”

许墨恒瞧着我,目光没有一丝讥讽,而是十分配合的扫码付款。

“你也跟着我两年了,怎么不要房子?女孩子有个家,有个归宿,平淡度日,不好吗?”

我仍旧用他喜欢的表情,安静却温柔地看着他。

但内心又忍不住无语,男人最爱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劝良家少女下水,以及劝失足女子从良,连许墨恒也不能免俗?

许墨恒说完,我还没回答他,他又自嘲地笑了:“我倒是忘了,你说过,生意归生意,生活归生活,我问得太多了?”

我看了看到账的数字,觉得许墨恒是给我的耐心充了值:“许总,如果说是生意,你可是我唯一的客户,我不买房,还是为了方便你?若是我在这个城市扎根,怎么做你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女人?”

我这人一向真诚,此刻说的也是大实话,虽然我不是小三,但到底是许墨恒的一个禁忌的秘密,三年来,我都在扮演他继母的女儿——许婷。

人前光鲜的许墨恒,在心里默默爱着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继妹。

这样耻辱的秘密,堂堂许总怎么会一直留着做定时炸弹?

我不知道自己是第几个“许婷”,但据许墨恒说,我是做得最久的“许婷”,或许是因为我长得跟许婷确实很像,也或许是因为我实在是努力用功,而且不生事端。

许墨恒今天的情绪似乎很低落,刚才的动作也很粗暴,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很快的又点上一支烟,苦笑着,自嘲的笑着。

然后他奇怪地叫了我真正的名字:“孟栩。”

我连心跳都停了一拍,因为像我这样的替身情人,哪里能有自己的名字?

大部分时间,许墨恒都会叫我婷婷,或者不带姓名的与我对话。

许墨恒很少叫我的本名。

“怎么了?”我有点紧张。

“许婷好像要订婚了,我的自欺欺人,还能演得下去吗?”

许墨恒突然双手扶额,颓废得像个败兵。

我该说一些话安慰他,如果没有扮演许婷这件事,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这种事我早就明白,我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良久,我拿开了许墨恒手中的烟,蹲下来仔仔细细的看着他。

然后我说出了最不该说的话。

2

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许墨恒了。

自从上次他从我家离开,再也没有约过我。

我们的关系原本有点像厨师和客人,他每次见我都会礼貌的提前给我发消息,装模作样的问我是否有时间。

然后我每次都要装扮精美,调整神情,将自己献给他,仿佛一盘仔细摆盘,但修改了食物原本样子的菜。

我一直妥当,尽可能的模仿许婷的模样和语气,连说出的话都要细细的在心里思索两遍。可却在一个月前,许墨恒说出许婷要订婚时,我脑子一抽,认认真真地问许墨恒:“你有没有想过,喜欢其他女人?”

许墨恒先是有些惊讶我会说出这样的话,然后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得不能自已。

而后他神情一点一点都冷下去,嘲笑到:“孟栩,你是不是扮演许婷久了,以为自己真的是许婷了?你也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直到许墨恒走了,我都保持着一样的姿势,感觉自己像是个雕塑一般尴尬。

“我可真蠢啊。”想起那天的情境,我狠狠地叹息一声,我到底是以什么身份问出这种问题?

烦躁地抓一把头发,尽管如此,我还是要码出我的毕业论文,不然给许墨恒做了两年替身情人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不知熬到几点,我趴在桌上睡着了,醒来时我突然闻到了许墨恒身上古龙水的味道,混合的不明意味的烟气和酒气。

我轻咳了一声,坐起身来,借着台灯的光,不出意外地看见了许墨恒,他似乎没料到我会突然醒过来,也微微有点怔住。

难得看见许总露出这样有点不知所措的神情,我的心情忽然好了一点。

拿过手机我看了看,已经快要凌晨四点了。

许墨恒掐灭了手里的烟,把窗子打开了一些,似乎是在担心我被烟味呛到。

我突然从他身后环住他。

轻声道:“哥哥,我想你了。”

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回身抱紧我,仿佛压抑了很久。

“为什么?”突然,许墨恒这样问,语气有哀伤和怒火。

我耐心地拍着他的背,安抚他的情绪。

“为什么要跟别人在一起?”许墨恒语气更加阴郁,手上力气也更大了。

“别这样,我不会离开你的,哥哥。”我忍着疼,仍旧没有忘记自己的人设,真正的许婷是清纯小白花,而我只是一个欲绝还迎的替身。

许墨恒似乎想把我吞吃入腹一般的吻我,仿佛某种惩罚。

良久,唇分,许墨恒恢复了往常的矜贵模样。

他捏着我的下巴,细细打量着我。

“很多方面,你比许婷做得好。”他说。

我心思百转千回,没说话,我总不能说这是我的本分?

“可你到底不是许婷,我今天看见许婷和那个男人约会回来,在窗台向他挥手,笑得真甜,我真嫉妒他啊。”

许墨恒虽然这样说,神色却还是很平静,与刚才的模样判若两人。

“许小姐一向也是在意你的。”我干巴巴地挤出一句。

“你说那个男人有什么好?”

许墨恒的问题超纲了,我哪里知道许婷与什么样的男人订婚?

“你说,那个男人有什么比我好的地方?”许墨恒又问了一遍,明知道身为替身的我无法回答,可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没忍住,微微皱了皱眉,然后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许墨恒微微一笑,连弧度都是我喜欢的精巧模样。

“孟栩,你去她身边,替我看一看,她是不是真的爱那个人?”

许墨恒的薄唇轻启,说出这种令人无语的话。

可他是金主爸爸,我的责任就是实现他的无理需求。

我心里长长长地叹了一声,算了,这也总比我被失业来得好,这一个月来,我还以为许墨恒要开除我这个替身了。

我隐约的感觉到,他上次说起许婷订婚时,大概是考虑过是否要留着我。

我艰难地点头:“好。”

许墨恒揉了揉我的头发,称赞道:“乖”

我心里却苦笑,没想到我一个替身却要想尽办法和正主做朋友,还要深入探究她的感情生活?

别人做秘密情人都是被金屋藏娇,我做替身情人却做成了卑微乙方?

可我不能拒绝许墨恒。

3

想和许婷接触不难,难的是跟她成为朋友。

许墨恒为他的需求付了有点可观的一笔钱,再次充值了我的耐心和智慧。

许婷比我大一岁,已经在许家的公司做总监了。

我把简历投到她的部门,申请做三个月的实习生。

本来以为这件事要找许墨恒帮忙办,但是意外的是我还没有找他,我的面试就已经过了。

看来念个好大学确实很重要,没有枉费我付出这么多。

我把许墨恒送我的那些名牌放起来,穿得像一个普通的穷学生。

到公司一亮相,马上就收获了“跟总监好像”的评价,有的新人甚至会在洗手间混淆我们两人。

尽管如此,上班两周,我都没什么机会接触许婷,最多是帮她拿快递的点头之交。

所以我在上下班电梯,会刻意等许婷,在她面前刷个脸熟。

许婷在公司的评价一致很nice,而且她笑起来天真烂漫,看起来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苦,待人接物也很友善。

其实我偷偷摸摸的看过她许多照片,也早就知道她的模样。

在我苦思如何与许婷成为朋友的时候,终于让我等来了一个机会。

部门有一次聚餐,尽管我是个实习生,也可以参加。

我拿着酒杯去给许婷敬酒,却发现许婷有些不胜酒力,我立即发现机会来了,

我借口久仰总监,抢了助理的工作,为她挡了剩余全程的敬酒。

我尽心尽力的完成我见不得光的任务,为了保持清醒,喝一会就去催吐,吐完继续挡酒。

饭局结束时,许婷虽然脸色微红却没有喝醉。

我虚扶着她,她对我笑了笑:“今天多谢你啊,我记得你叫孟栩,你长得跟我好像啊。”

我提醒她注意台阶,然后摇摇头,道:“不太像,许总监命好,能力也强,我差得远。”

许婷谦虚一笑:“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越努力越幸运?”

我“嗯”一声,点点头。

心中却忍不住吐槽,大小姐就是不一样,还活在偶像剧里吧。

“许总监,我一来公司就特别崇拜你,不过好可惜我实习期只有三个月,方便的话,我能加你一个微信吗?我是你真爱粉,拜托啦~”

我装作不懂人情世故,提出这个请求,毕竟为她挡了酒,此刻她也不太好拒绝。

许婷通过了我的好友申请,然后指着前方的一辆车,说道:“我男朋友来接我啦。”

我心中一跳,盯着那浮夸的豪车,然后从车里走出一个衣装笔挺的男人。

我细细打量,却瞧不出他哪里比许墨恒好。

他走过来,看我还没放开许婷,礼貌的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林川,婷婷的男朋友,我送她回家就好。”

“你好你好,我是许总监部门的实习生,我叫孟栩。”

这样能接触到许婷和林川的机会不多,我必须把握时机。

“你开车不方便扶着许总监,要不我跟着照顾一下她吧,这些也是实习生应该做的呢。”

我硬着头皮,装作一个头铁的实习生。

许婷微微皱了一下眉,我看着,感叹自己把她皱眉的样子也学得很像,毕竟经常拿着她的照片模拟。

“不用了,我没喝醉,你快回家吧。”许婷拒绝。

我不依不饶:“没事的,我晚点打车回家就行,不会麻烦你们,我刚才看你喝得不少,真有点不放心,美女是全宇宙的资源嘛,可惜我实习期只有三个月,必须珍惜守护总监的机会呀?”

许婷还想再说什么,可林川的车后响起了催促的鸣笛声,我傻笑一下,乖觉的去打开车门。

等许婷坐上去之后,自己也上了车。

林川和许婷都微感尴尬,但此时已经不好撵我下车了。

我拿出包里准备好的水和话梅糖,递给许婷:“总监,你需要吗?”

许婷拿过话梅糖,又笑了:“好巧啊,我也喜欢这个牌子的话梅糖。”

我没多说,哪有巧合,不过是许墨恒把她的喜好通通告诉我,然后我强迫自己习惯罢了。

林川也说:“你俩长得也很像啊,不仔细看都好像双胞胎。”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这可是我的事业,衷心的回答:“能跟许总监长得像,我可真是幸运。”

许婷含着糖说道:“感觉很神奇啊。”

我心道,如果把许墨恒那些“许婷”都找来,估计你会觉得可以玩找不同吧。

我安安稳稳地把许婷送回家,望着那栋别墅,我忽然在想,许墨恒在做什么?或许有没有一点点,在想我?

两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许墨恒的家。

也许是人真的有念力吧,我看见许墨恒打开门,来接许婷。

他温和的责怪:“你不是不能喝酒吗?怎么又喝?”

他从我手里扶过许婷,仿佛在对待一个易碎的瓷器,比林川还紧张她。

林川停好车再走过来已经无人可扶,他似乎是感觉到了这尴尬的气氛。

“墨恒哥,你来接婷婷我就放心了。”林川缓解着自己的尴尬。

“要不然,孟栩是吧?我送你回家吧?天也有点晚了。”林川尝试的询问,大概只是想摆脱许墨恒的压力。

许婷比我还快的点点头,“是啊,太晚了,孟栩帮我挡酒了,一个人回家不安全,对了,哥,这是我们部门的实习生孟栩,我俩是不是长得很像?”

许墨恒将目光投向我,我突然心虚,仿佛那目光有我不能承受的重量。

“嗯,像。”他的声音没有波澜,仿佛我真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实习生。

我的心像是被捏了一下,很痛。

连表面灿烂的笑容都几乎不能维持。

我应该拒绝林川送我,很乖巧的,不做多余的事,但是鬼使神差的我说:“许总好,你们快进去吧,别着凉了,我的话…麻烦你了啊,林先生,送我到地铁站就好了。”

许婷摆摆手,跟林川告别,我敏锐的感觉到许墨恒很不高兴。

我又想起来,他对我说:我今天看见许婷和那个男人约会回来,在窗台向他挥手,笑得真甜,我真嫉妒他啊。

原来看来,他当真如此嫉妒,如此生气啊。

“孟栩,孟栩?”林川很客气的打开车门,叫我名字。

我忍住了眼泪,像许墨恒和许婷的方向挥手告别,笑得也很甜。

然后转身上了林川的车。

“林先生,你送我到地铁站就好啦。”

“那怎么行?”林川轻笑一声,“都送你了,一定要送回家的,请你体谅一下男人的坚持吧,你家在哪里?”

我的思绪还停留在许墨恒的身影里,也没多做拉扯,报出来我家的地址,加一句感谢。

我看着车窗外的浮光掠影,脑子里是各种凌乱的念头。

有一瞬间,我想彻底从许墨恒身边逃开。

卷款潜逃那种逃开。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我家楼下,我下了车,礼貌的道谢。

林川却也下了车,拿出了手机,露出了一个笑:“孟栩?加个微信吧?”

说完,还用眼神瞟向了我住的那栋楼,多少有些暗示我请他上楼。

我的思绪回笼,终于明白了林川身上令人说不清的感觉是什么,原来他是一个感情玩家啊。

看着他不似在许婷面前那般正人君子的笑容,我明白了,我和他是一样的人,双面人。

看许墨恒紧张的样子,恐怕林川即使有了未婚夫的名分,也至今还没有“摘花”,他的本性又不是个安稳的人。

我低估了许婷这种颜值的魅力,又或者是泡一个与女朋友长得很像的女人,让他觉得很新奇,他不加掩饰的表达了对我的兴趣。

我笑了一下,拿出手机加了他,问道:“上去坐坐?”

4

我最后也没邀请林川上来坐,本来我想借机再了解一下他和许婷之间的事。

但是刚刚加完他的好友,我看到许墨恒发来的消息:有时间吗?

呵呵,有时间吗?他不是眼睁睁看着我坐林川的车回来吗?

应该是算好了到家的时间吧?

林川还在品位我那句“上去坐坐”,我又羞怯的笑笑,“我的意思是,下次有机会的话,你跟许总监一起来坐坐吧!”

或许林川想跟我露水情缘,但是许墨恒是长期饭票,孰重孰轻,我还是分得清。

林川以为我在欲擒故纵,却也没有过于心急,只是胸有成竹的笑了:“我还以为……那下次吧。”

我点点头,与他心照不宣的谁也没多说。

我在窗台确认林川的车已经离开了,才回复许墨恒:有啊,我在家,你来吗?

许墨恒秒回:嗯。

我简单的洗了一个澡,我想许墨恒不喜欢满身酒气的我,他能忍受许婷,但不一定能够忍受我。

换上一件简单的白色连衣裙,我趴在阳台上,等着许墨恒。

我看见他的车驶进来,那个小小的人影逐渐走过来,距离我越来越近。

毫无预兆的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明明离我越来越近,我却感觉到我们之间脆弱的关系,我宛若走钢丝的人。

许墨恒敲了敲门,尽管他车上就有我家的备用钥匙。

我打开了门,他扬了扬手里的保温盒。

“我请阿姨帮你做了小馄饨,还给你带了药,喝完酒,胃疼吗?”

许墨恒放柔了语气。

“谢谢。”我的声音艰涩。

我慢吞吞的拿过保温盒,慢吞吞的吃着馄饨。

许墨恒也没有开口,而是静静的看我吃东西。

“许小姐,人挺好的。”我终于忍不住,还是先打破沉默。

“你其实不必为她挡酒。”许墨恒如此说。

我苦笑了一下:“不是你让我了解她吗?我总得想一些办法。”

“这件事,我做错了。”许墨恒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打出淡淡的阴影。

我握紧了手里的筷子,忍住砸翻保温盒的冲动,“许总,有钱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出尔反尔吗?”

许墨恒看着我,认真的又说了一遍:“这件事,是我做错了,你不用待在许婷身边了。”

我毫无征兆的哭起来,嚎啕大哭。

许墨恒抱住我,像我过去一样,拍着我的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止住了哭泣,我颓然又小心翼翼的开口问:“许墨恒,要不然,我们分开吧?”

5

关于许墨恒,我有两个秘密。

其中一个就是,我真的爱上了我的金主许墨恒,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

直到我真的见到了许婷,和许婷说过话。

我发觉我缺了许婷的核心,就好像没有点睛的龙,再像也缺了灵气。

我缺许婷从小的优越生活带来的自信,那种伪装不了的骄傲和自信。

也许,不仅仅是这些,还有,我从许墨恒的眼睛看到的,对许婷的珍视。

当这些就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也不能再欺骗自己。

我时常会想,其实许墨恒待我也很好,或许,万一,如果,他真的有一点点喜欢我呢?

不是喜欢我像许婷,而是喜欢我,孟栩。

可,亲眼见过之后,我的心一寸一寸的沉下去。

然后我突然明白了,如果我确定自己爱上了许墨恒,我就不会再是一个优秀的替身情人,我会有越来越多的贪心,然后我在他面前苦心经营的一切,都会变成一地鸡毛。

“许墨恒,要不然,以后我们分开吧?”

我强迫自己说出这一句话,在一切变得无法挽回之前。

许墨恒的手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声音很冷:“为什么?难道是林川?你才见了他一次!为什么!”

“和林川无关,你比林川好太多了,我不明白许婷为什么会选择他。”我苦笑一下。

“许墨恒,我要离开你,因为我已经爱上你了。”

我握紧拳头,让自己能够镇定的说出这句话。

许墨恒怔住了,似乎刚才还有千言万语,现在却哑口无言了。

“如果我爱上你,有了更多贪心,也就是该离开的时候了,一开始你就这样告诉过我,现在,就是那个时候了。”

许墨恒薄唇微抿,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等了很久,似乎心里对他隐隐的有些什么期望,但慢慢的也消失不见。

他说不用我待在许婷身边,他这样紧张的算准来看我,我以为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一些位置,是孟栩的位置。

可看着他的沉默,我又觉得自己自作多情。

我们两人如雕塑一般安静,不知道过了多久,许墨恒站起来,神情晦涩:“孟栩,你给我一点时间想想。”

我咬了一下唇,第一次给他下逐客令:“许总,您慢走。”

许墨恒的目光沉寂,缓缓转身离开了。

我听着他下楼的声音,终于泣不成声。

当断则断,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

男女之间的关系总是这样瞬息万变,前一刻以为的天长地久,后一秒便崩塌,也许只有不爱的人才能屹立不倒,我知道也许我不该,也许我还能再坚持,但我就是要这样破釜沉舟的赌一次,任性是恋爱中人难改的通病。

可是,我还是输了,满目疮痍。

我想我把自己断的鲜血淋漓,应该与许家再无联系,安安稳稳的回归人海,但没有料到,再和许家人有关系,竟然是许墨恒的继母——沈燕来找我。

来者不善。

6

我看着许墨恒的继母——沈燕,她突然来我家找我,约我出门喝一杯咖啡。

没什么客套和寒暄,而是直接把一些照片放在我面前。

我拿过来细细看过,然后沉默不语。

自我表白那一夜之后,我跟许墨恒当真是毫无联系,以前有时候也有这种情况,但是这次我心里明白,是彻底的断绝。

可沈燕将几张偷拍的照片拍在我面前,倒叫我哑口无言

深夜时分,许墨恒的车就停在我家楼下,他知道,沈燕知道,我不知道。

其中夹杂着几张林川来给我送花的照片。

我看见这几张笑了笑,问道:“阿姨,你这是让我离开哪一个男人?都是一样的价格吗?”

沈燕似乎没料到我的无耻,倒是一时没说话,缓了一口气,才说:“我想让你离开这个城市,你这样的女孩子,这样年轻,一定是被迫误入歧途,我可以给你一些钱,让你有一个好的未来,不要留在这里做小三。”

“小三?”我拢了一下头发,做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你跟着的人是林川,只是意外发现我和许墨恒的事,可我根本跟林先生没什么瓜葛,你派去偷拍的人没告诉你吗?这些花我都没有收下。”

沈燕当然也知道这些细节,她只是意外许墨恒也会在那里,想要一石二鸟,遮掩一番而已。

“林川和婷婷马上要结婚了,我不想有什么意外,或者在婚礼上有什么难堪。”沈燕说得轻描淡写,应该是也知道林川对我不过是小打小闹,她这次来主要不为了这件事。

“而且,而且,你长得跟婷婷太像了,你不适合在许墨恒身边,这太尴尬了,这种事……天理不容。”沈燕说完,厌恶的皱了皱眉。

“如果墨恒对你做过不好的事情,很抱歉,他这个孩子有些不正常,我可以折现,你以后清清白白的去做人,那些事都会过去的,这样好吗?”

沈燕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拿出一张支票,劝我改邪归正,迷途知返。

看着这电视剧的剧情,我笑得很大声,半晌才缓过来一口气:“阿姨,有些人这样做人是被迫的,有些人却是自愿的,你的钱我受之有愧啊。”

我又说:“这么多年了,如果你稍微关心一点许墨恒,也该知道他的心意,也该知道他选择我这一张脸的理由,你只是装糊涂罢了,如今假惺惺的来关心他的事,何必呢?”

沈燕一脸无奈:“我哪里能想到遇上这么变态的孩子?好在我的婷婷不是那种人,这多年我们母女躲着他,没想到还是出了这种事!别人会怎么看我的婷婷!”

我冷笑:“变态?许墨恒如果真的变态,你的婷婷早就是他的人了,他虽然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意,但是根本也没伤害过许婷和你,严格的说他们也没有血缘关系,你倒是也不用避他如蛇蝎,至于别人怎么看?很重要吗?比你们现在挥金如土的日子重要吗?”

“该拿的钱我会拿,不该拿的我也不能多拿,当初是我主动勾引了许墨恒,不是他诱拐,他对我没有什么亏欠,现在我被他甩了,你放心吧。”

沈燕没料到我会帮着许墨恒说话,一瞬间脸色像打翻了调色盘。

最后露出一副鄙夷的神色,:“竟然是这样?怪不得你也和林川不清不白的。”

“林川?你的狗仔眼线没说清楚当时的场景?而且你不该只考虑我,还得考虑他其他的宝贝吧?”

我说完不再看沈燕的脸色,自顾自地走了出去,毕竟这只是一场意料之外的会面。

我没想到在沈燕心里,许墨恒是那种把清白人家的姑娘,强行变成地下情人的男人。

谈恋爱也不是那么容易轻则李承鄞,重则傅慎行吧。

当初我没钱交学费,却还是想坚持上完大学,我爸妈早就走了,我寄宿在大姨家,他们只想早早把我嫁出去换钱而已,经过他们连日的劝说和辱骂,我几乎已经放弃挣扎和梦想。

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捡到了许墨恒的钱包,他钱包里藏着许婷的照片,我一开始以为这是他的妻子,跟我眉眼很像。

还钱包给许墨恒时,我瞧见他精致昂贵的衣服,和看着我痴迷的眼神,我马上联想或许我能给他做小三换学费,毕竟学校里也有这样的事。

可没想到,我是意外发现了许墨恒的秘密。

幸好,他最后还是接纳了我,仿佛小说剧情,不过现实往往比小说更精彩。

后来我想过,也许我们这样的做法是畸形的可耻的,但是我愿意承担所有骂名,在我心里,许墨恒是救了我。

不然我多半是要认命嫁给镇里某个男人,如果不是遇到旅游路过的许墨恒,我就可能就接受了悲惨的命运,在他眼里我也许算艳遇,在我眼里却是救命稻草。

所以我才在沈燕面前多说了几句,想想自己也是无聊。

而后,我手机震了震,竟然是加了好友之后一条微信都没发过的许婷,她居然给我发了一份电子版的婚礼请柬。

许婷这么快就要结婚了???

那许墨恒…怎么办?

为什么她会给我发请柬?

我,该不该去?

7

婚礼当天,我还是没忍住去参加了。

可我却没想到,许婷邀请我,是要告诉我一个惊人的秘密。

当天包了一个对我来说不小的一笔钱,作为红包。

毕竟许墨恒那么珍视她,我也忍不住爱屋及乌。

最重要的是,我担心许墨恒在许婷的婚礼上失态,他一直那么努力克制自己,不能功亏一篑。

迎宾的沈燕看见了我,眼睛几乎要喷出刀子。

我只是轻轻笑了笑,低声对她说:“我不会惹事。”

再往里走,却被许婷的伴娘拦住了:“我听婷婷说,你一进来我就能认出来,还真是,你跟她长得真像,婷婷说要跟你聊会天呢,来吧。”

我来不及看看许墨恒是不是已经到了,只得跟着她进了新娘的换衣间。

许婷见我来了,拉着我走到镜子前,跟其他人说:“我跟孟栩说会悄悄话,一会就出去。”

她的小姐妹们听到之后点点头,都出去忙其他的准备了。

我的笑容有点僵硬,想不出许婷想对我说什么。

“我听我妈说去找过你了,还要给你钱,真抱歉,我妈是个直性子。”许婷歉意的笑笑。

我摇摇头,想来我的那些难堪事,许婷也七七八八的知道了。

我想许婷或许是因为林川要骂我。

可她根本没提起林川,而是说:“我哥心里有你的,从你进公司,我就知道你应该是他身边的女人。”

我微微一震,神色更显尴尬了,感觉多说一句也是错。

“我早就知道我哥的心意了,哦,也不能这么说,从一开始,我进许家也满18岁了,我继父一向不喜欢我,我妈也是谨小慎微,如果我不让这个哥哥喜欢我,我在许家怎么待得下去?我是故意的。”

许婷说得很坦然。

我惊得合不拢嘴,我是没有问过许墨恒为什么会喜欢许婷,还以为是蓝色生死恋那种情难自已,却没想到其中还有许婷的算计。

许婷瞧着我的闪烁不定的神情,又笑了笑:“我穷怕了,之前我妈嫁给许叔叔,不愿意带着我,要不是因为我爸进了监狱,我还没有这种机会,哪能不好好把握?”

我仍旧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感觉这是我不该听的内容。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突然跟你说这个?”许婷笑着问,仍旧是天真烂漫的笑容,可这笑容本身也是她的伪装而已。

我点点头:“我知道这些,不合适。”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看起来这么完美,也只是一个坏女人,所以你不用觉得你比不上我,所以配不上我哥。”

“我骗了我哥这么多年,我也会于心不忍,现在我终于商业联姻了,以后也不用全靠着许家,我觉得我说出实情也没关系了,而且如果我嫁人之后,我哥还是保持现在的情况会让我为难,这些话,我也告诉我哥了,他本来也不是笨,只是为情所困。”

我眨着眼睛难以置信,觉得我在许婷面前,只像个智障,有钱人家的女儿,都这样吗?

“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如果你喜欢我哥,也该为自己争取一下,你也不想看着我哥一辈子就喜欢一个坏女人吧?”

许婷笑了笑。

我想她会对我说这些,也许是希望我跟许墨恒能在一起,一来解决了她婚后也许会被流言困扰的问题,二来,如果许墨恒执意跟我这么个没钱没势的女人在一起,就显得她的商业联姻更金贵吧。

我有限的想象力也猜不透她的用心,又或者她只是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想说出来享受这一瞬间的畅快吧。

她的话说完,我就该出去了。

走到门口,我又迟疑了:“许婷,林川他……”

许婷在脖颈上比划着一条闪耀的钻石项链,淡淡一笑:“我都知道,各取所需罢了。”

我不再多说什么,各自有各自的缘法。

我出了许婷的换装室,在婚礼上漫无目的散步,突然,我的目光被许墨恒的背影吸引了,他穿着得体的西装,背对着我。

8

我跟许墨恒很久没见面了,我心虚的放轻脚步,走到他身边。

在珠光宝气的的贵妇中,我显得朴素得多。

我听见许墨恒从容的在客人间周旋,像我期望的那样。

我百感交集,化为一笑,转身要离开,却不知道哪位客人惊道:“那是新娘子吗?”

许墨恒转过头,发现了我,定定的看着我。

我觉得有点窘迫,又转头回来,要是说好久不见是否有点矫情?

许墨恒的怔忡没有持续多久,他对着刚才问话的人礼貌一笑:“她不是许婷,是我的一位友人,抱歉,我先失陪一下。”

许墨恒走到我面前,我们走到了一处角落,我抿着嘴,仍旧不知道说什么。

良久,他说:“你能来,我很开心。”

仿佛这一刻他紧绷的神经才彻底放松。

他一句话,我的小心思便无所遁形。

“我去了你家楼下很多次,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许墨恒眼眸低垂,“我妹妹告诉我许多事,也许在某一瞬我想通了,孟栩,你以为你只是演员,我以为我一直把你当做她,但是其实你不仅仅是替身,在这些替许婷准备婚事的日子里,我竟然没有太多时间伤感,只是,在想你说的话。”

“许总!”我开口打断了他,“其实我确实只是想来看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但是我的目的也就仅此而已了,我已经自由了。”

许墨恒明白这些话拒绝的含义,但是他还是问我:“我们,还有机会吗?”

我第一次看见许墨恒在我面前小心翼翼的模样,只觉得眼眶发热,却还是坚定的开口:“许墨恒,我们已经不可能继续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我也竭尽所能回应过你,而且这样扭曲的关系,应该在这场婚礼结束,你和我,都会有更美好的明天。”

转过身,我的眼泪掉下来,却忍不住笑了。

放弃一个爱着的人很难,可在他停在我楼下的那些夜晚里,我也彻夜难眠的等着他。

我的百般柔情一寸寸灰败。

人与人之间,某些时机错过了就很难再弥补。

我甘做替身陪总裁两年,如愿等到他表白时,我却忍痛拒绝

我还爱着许墨恒,还关心着许墨恒,我还愿意维护他的骄傲,只是,已经不喜欢他了。

我看见他已经走出了那种困境,已经心满意足。

我感谢与他的相遇,甚至感谢这一场令人期待的爱情泡沫,我那天说的分开是假的,如今的转身却是真的离开。

许墨恒想追过来,却被人叫回了婚礼现场,回到了属于他的舞台,

而我离开的脚步没有停住,我也曾幻想过,我替身情人这个职业最终转正,升级为许墨恒的妻子,但是我发现,这样的爱终究不对等。

我在替身这个身份兢兢业业了两年,可谓是呕心沥血,却最终自己辞退了金主爸爸。

因为我发现别人给的未来,到底是自己握不住的,有时候也等不来。

我决定认认真真走出我的路,不再因为像任何人获得爱。

而且,我决定在爱别人之前先爱自己。(原标题:《替身情人的职业规划》)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ngmengchina.com/20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