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死的人会经常回家吗,横死的人能回家吗?

2

狐狸死了,我们当天晚上得到当地警方的回馈结果。

给出的结论是狐狸与朋友发生矛盾,二人双双从窗户坠落,恰巧落入正在维护的下水井中。

所有人都没法淡定,事实上,我们心态崩溃了。

我开始试图和身边人解释我遇到的问题,可他们就仿佛没听到般,网络上除了我们的群,其他什么地方也发不出相关消息,我们被无形地隔离了。

「我有办法了,明天傍晚六点我们老地方再开一次会。」临睡前,可乐大师忽然在群里发来消息。

我的心理状态稍稍恢复了些,虽然一夜都在做些乱七八糟的梦。

狐狸和其朋友的双双死亡,已经证明了死亡的不可违逆,甚至会波及无辜人。

可乐大师说他有办法了,是真的吗?

所有人都回来了,狐狸之死证明改变地点并不能改变结局。

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聚会中,除了萌萌鼠,再也没有一个人带同伴,有了狐狸死党的前车之鉴,倒也正常。

「可乐,你快说你的办法是什么?」大家一见面,跳鹅便马上问道。

「不急,现在的情况大家应该已经清楚了,三天就要死一个人。我们一开始不敢外传消息,现在我们想外传也没有办法了。

「这种事如果说背后没有某些东西操控,恐怕谁也不信。

「但是,为什么偏偏找上我们,而且就像在盯着我们一样,一定要我们以规定的死法死掉?」可乐大师一连说了一大通。

「所以你是怎么认为的?」严君问道。

「我认为这个幕后家伙是要完成某件事,而我们的特定死法就是必须要完成的步骤,那么我们只要打破规定的死法,不就破解了吗?」

「狐狸的做法和你说的也没什么区别吧,最后不光失败了,连他的朋友也被牵连了。」跳鹅说道。

「不一样,我说的方法,总结起来有两个方式。第一,尽可能待在与规定死亡不相干的环境里,这个确实和狐狸的相近;第二,也是最可能打破的一种,自杀!」

「自杀」二字一出,众人纷纷变了色。

「这自杀……」萌萌鼠男友欲言又止。

「如果我们不按那家伙给的方式死,不就打破了规定了吗?反正都活不过二十七天,不如与对方斗上一斗。当然,这件事如果成功,最有利于还活着的人。」可乐大师抿了抿嘴唇道。

「我不要自杀!」说话的是个女生,之前一直没怎么开过口,她的网名叫小宁,狐狸接下来便轮到她了。

「你觉得这个背后存在者的目的是什么?」严君看着可乐大师说道。

「谁知道,地上的蚂蚁也不知道人类为什么要踩死它们,兴许当我们打破规定的死亡方法时,对方一生气把我们全杀了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只要有机会,必须要试一试!」可乐大师坚定道。

所有人都沉默了,如果有机会活下去,谁会甘心去死呢?

「这样吧,现在大家最好常聚在一起,人多力量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们应该已经注意到被无形地隔离了吧。」

「我希望接下来,我们有任何想法都不要藏着,或许某个不经意的思路就能解决问题了。」严君好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干练作风。

可乐大师的话,大家是听进去了的,只是第二个方法过于激进了些。

在小宁自己的意愿和我们大家的投票下,我们决定营造一个绝对不和规定死亡相关的环境。

然而小宁自己竟然说不上来小熊是如何替她死的。

「你没遇到任何意外?」大家诧异道。

「也不是,但是我没经历你们说的那种如有神助的感觉」

「小女孩跑开之后,我就和室友去买饮料了,付钱时候,玩偶被身边人包上的挂件缠住了,我刚要叫住那人,玩偶又自己掉地上,一半被积水浸湿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意外。」

「这么说你不会是要被积水淹死吧?」跳鹅傻哈哈地说道。

「你们家地面积水能淹死人?」临夏闻言没好气道。

「或许是倒地摔死?」萌萌鼠男友说道。

「也或许是倒地上摔晕然后被水淹死呢?」说话的人网名叫冰块,他和小宁的性格差不多,常常面无表情,几乎不参与讨论,和大家相熟之后,才渐渐放得开了。

「这连锁反应也太强了点,而且周围都有人,同学也在身边,扶一把还是没问题的吧。」萌萌鼠男友说道。

「也说不定一摔倒就碰到要害位置了。」萌萌鼠说道。

「要不我们今天定两个四人间,小宁就在床上躺着,三个女生在屋里看着她,我们五个男生就随便挤一挤,有事大家也好联络。」跳鹅提议道。

「酒店房间既远离水淹,又有三个人看着,和动物园的环境更是截然不同,我就不信还不行。」

「看起来是挺周密的,但是狐狸的安排和这个也没什么区别,可最后……」我注意到小宁变了脸色,没再往下说。

「没错,狐狸为什么会和死党打起来,这是个问题。」严君说道。

「我说的两种方式,我只认为第二种有可能成功。」可乐大师摇摇头。

我们还是决定照跳鹅的建议安排。

在焦躁中过了一天,周一晚上,我们九人凑钱定了一家酒店,时长为两天。

考虑到狐狸和朋友死前的异状,我们决定轮班换岗监视小宁情况,小宁的房间没有窗,不用担心外界的突然危机。

「如果小女孩可以让我们所有人都失去理智,那我们就认命了吧。」临夏叹了口气道。

大家没有接茬,事实上,我们一直认为,既然我们仍然有活动余地,那么「死神」应该不会使用特异强硬手段,当然了,这也只是我们认为的。

两个房间是相邻的,门保持常开状态,以备援手方便。

即使有大家陪在身边,小宁依然心绪不宁,谁能从容面对死亡呢!

其实我们一直有一个问题没弄清楚,小宁究竟是什么死法,突然倒地摔死的方式实在是太牵强了些,可是除此外,我们又确实没有想到其他的方式。

凌晨实在难熬,我们分了三批人抽签轮班看着小宁。

轮到我和严君时,都早上八点了。跳鹅、冰块、可乐和萌萌鼠男友在隔壁睡下了,萌萌鼠和临夏在小宁的这间也躺下了,严君和我坐在仅剩的一张床上,时不时小声嘀咕几句。

「你觉得能成功吗?」严君问道。

「不知道。」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你不怕像狐狸的朋友那样,把自己牵涉进去吗?」我反问道。

严君闻言笑了笑。

「可能是性格使然吧,有的人遇到诡异的事会下意识地退避,而我恰恰相反。」

「假如我们都死了呢?」

「那就当这场捉迷藏我们都输了吧,再说了,要积极些嘛,只要我们抓到『鬼』不就赢了!」严君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抓到『鬼』就会赢,你还真乐观。」我苦笑道。

「那个,我想上个厕所!」小宁醒了。

严君赶紧叫醒了萌萌鼠和临夏。

厕所空间狭小,怕出意外,我们要求小宁开着卫生间的门,让三个女生在卫生间门口一起盯着,而我则退到了房间外。

小宁虽然难为情,但为了保命,也咬牙拼了,一晚上都是这么过来的。

「喝口水吧!」大家重新坐定,严君给小宁倒了杯果汁。

「谢谢,这一晚麻烦你们了!」小宁边喝边说道,不料手中纸杯忽然落地,然后她便捂着胸脯,拼命咳嗽起来。

「小宁你怎么了!」萌萌鼠和临夏见状立刻慌了神。

「别担心,只是呛到了。」严君一边拍着小宁的后背,一边说道。

然而小宁脸色涨红,一边咳嗽一边费力地呼吸,丝毫没有缓解的样子,甚至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属于她的小熊玩偶从她的口袋划落到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只是呛了一下,怎么会这么严重?」看到玩偶我心里一沉。

我忽然想到了小宁在碰到小女孩后的遭遇,她是在买水付款时,被玩偶吸引了注意力,也就是说,玩偶打断了她那次买水,她可能本该被那瓶水——呛死!

「快让她把水咳出来,她会被呛死!」我大声喊了句,赶紧拨了急救电话。

隔壁屋四个人闻声也赶了过来,可是我们没有任何处理经验,除了手忙脚乱,就是大喊大叫。

小宁死了,结论为窒息死亡,医生判断她生前患有呼吸疾病。

我们的信心跌到了低谷,我们目睹了一个人的完整死亡却无能为力,我们内疚没早一点想到根源在于喝水。

可事实上,又有多少人会被一口水呛死呢?这几乎是只存在于诅咒中的天方夜谭。

「你们看到了吧,我们无论怎么布置也不会躲过规定的死局。都到这个份上了,拼一下又如何?」可乐大师大吼道,似乎在发泄着连日来的压抑。

「下一个就是我了,我会在后天晚上自杀,如果我死了,说明游戏规则被打破了,你们可能会得救,如果我没死,不可能的,我肯定会死!」可乐大师笑了笑,转身离开了众人。

我们目送可乐离开,却不知该说什么,小宁之死已经击溃了我们的信心。我们敬佩可乐的斗争精神,但是就算他成功完成了他的计划,我们就能打破生存诅咒吗?

可乐大师回家了,他说他要在父母身边待两天。

我们七个人这两天没去上课,只是聚在一起,不谈遭遇,仅仅说说笑笑,就像正常的学生那样,就连平素冷静缜密的严君也是如此。

如果一切只是一场梦该多好,然而麻醉只能暂时缓解痛苦。

周四到了,晚上十一点是可乐定的时间,他要我们一起去见证他的最后一刻。

我们去了,在五王子桥上,夜里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

可乐早早准备好了一把匕首,和我们面对面。

「玩偶我烧了,但是现在又出现在我这儿了,看来这东西有不死之身。」可乐大师掏出小熊玩偶,笑了笑。

「如果一会儿我后悔了,唐僧和冰块,你们两个就强制帮我。」

我直勾勾看着他,就是不敢应声,冰块同样如此。

「我要你们两个回答我!」

「你们这么消沉,对得起我的试验吗,你们在怕什么?横竖都是一死,凭什么要受到摆布,轻言放弃的都是懦夫,都是懦夫!」可乐大师说完,便将匕首一横划过了颈动脉。

「可乐!」

我们赶紧靠近可乐,鲜血溅了我和冰块一身。

可乐死了,在周五的前一天,也是规定死亡间隔的前一天。

3

那一晚,可乐的最后留言一直在我脑中轰响,是啊,我们凭什么这么颓丧呢,不放弃就还有机会,而放弃了就一定没机会了。

周五大家再次聚到了一起,我也注意到大家都有了些变化,比起之前,大家更敢于接受现实了!

「今天是周五,是可乐原本应该死掉的日子,可是昨天可乐提前死了,现在你们有两种可能的遭遇,一是打破了诅咒,二是继续之前的三天循环。」

「关键就在于下周一,冰块是否无恙。」

严君恢复了往日的严肃缜密。

「好,那我们先做最坏打算,冰块的死法应该是溺水,周一我们就把他关在一间屋子里,连喝的水也不给他。」跳鹅说道。

「那我不是渴死了?」

「一天而已,坚持吧,怕只怕还和之前一样,出现意想不到的事。」临夏担忧道。

冰块闻言神色紧张起来。

「如果事情没结束,以之前失败的手段安排冰块又能有什么用。」我摇了摇头。

「可是我们目前没有别的办法。」跳鹅面容沮丧,也摇了摇头。

「乐观一点嘛,或许可乐的办法真的有效呢!」严君给大家鼓气。

等待死亡的日子真的很煎熬,虽然在可乐的影响下,我们不再选择消沉度日,可依然对被摆布的命运无计可施。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日,明天便是冰块既定的死亡日期。

我们明知不行,仍然不死心地选择了城市中心的广场,我们不相信那里还能溺死人。

稳妥起见,严君劝大家早些过去,我们在周日晚上八点多就到了那儿,并决定在那里度过一天一夜。

「冰块怎么还没到?」严君看了一圈,问道。

「他家在郊区,肯定得多花点时间,等一会儿就好了,反正还没到九点呢。」跳鹅看了眼手机说道,顺便在群里@了一下冰块。

周五商量了策略后,冰块选择了回家待两天,我们虽然不赞成他回家,却也不好阻拦他最后陪陪父母。

广场上有一伙布偶表演的,吸引了很多人,我们远远看着被摆弄着的布偶的精彩表演,默默不语。

「布偶,假人。」临夏忽然喃喃自语。

「你想到了什么吗?」萌萌鼠问道。

「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处境,和这些东西没什么区别。」临夏落寞道。

「这么类比,提线人就是捉弄我们的人了,只是我们对提线人一无所知。」跳鹅叹了口气道。

「提线人就在后面牵制着布偶,你们说死神有没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呢?」萌萌鼠男友忽然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跳鹅诧异道。

「就是一个猜想罢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验证可乐计划的结果,对了,冰块怎么还没来?」严君打断他们。

「他没回我。」跳鹅摇了摇头。

「电话关机了!」我听着听筒里面的机械女音说道。

「你们说三天的规律会不会更改,可乐到现在已经死了三天了。」临夏忽然脸色一变道。

「你是指,间隔天数从可乐之死开始计算了?」

我们之前还真没想过这一茬,可乐是周四自杀的,如果三天的计算真的要从那一天开始,那冰块在周日可能就真的危险了。

一时间大家心急如焚。

我们一直没能联系上冰块,直到周一的上午,在本地新闻上刷到了一条消息:

昨夜,王子河道屯段发生儿童落水事件,一年轻人勇敢跳水救人,却因体力不支溺亡。

网上的照片里有救人者的遗物,我们认出了其中的鞋子,那是冰块的,跳鹅还曾因为上面的假商标打趣过他。

4

大家自冰块出事后,就没分开过。我们又回了学校,回到了体育场的老位置,一个个就像霜打的茄子。

「好像快轮到我了。」萌萌鼠依偎着男友喃喃道。

「还早呢,别担心,肯定有办法的。」后者轻轻抚摸着萌萌鼠的头发,温柔道。

我们只剩下六个人了。除去与此事无关的严君和萌萌鼠男友,还有临夏、跳鹅、萌萌鼠和我。

「我们是不是真的没机会了。」临夏像是在自言自语。

「别放弃,我们绝对不能认命。」我又想起了可乐那晚的样子,那种一往无前、斗争到底的神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就是不知道我这辈子还剩几天。

「我们趁着剩余的几天好好陪陪家人,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不是也不错吗?」

「或许我们真的本该死了,多出的二十七天就是死神怜悯我们的善良,这不是你说过的吗,不对,我只有二十六天。」临夏迷茫地看着我。

「我承认我那时心态慌,其实我现在更慌。但这些天的遭遇下来,我已经否定了怜悯的猜想,死神怎么可能有怜悯?」

「既然处在死神游戏里,我们只能不停寻找破绽,万一我们就成功了呢!」

我不善于安慰人。

「没错,只要有可能,绝对不能放弃。」严君搂着临夏的肩膀附和道。

「可是不放弃又有什么用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决定了,我不再参与你们了,我要回家去度过这最后的三天。」临夏说完,便坚决离开了。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阻拦她。

「我们必须得做点什么,这样的僵局太难受了。」跳鹅来回踱步。

「是不是我们忽略了什么?」我抓着头发说道。

「女孩、玩偶、替死和真死,一共四步,我们一直在想着避开最后一步,前三步的原因我们一直没有想清楚过。」

「还有一点,为什么选中的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跳鹅补充道。

「我实在想不明白,堂堂死神有必要捉弄你们几个普通的学生吗,而且还利用了你们的善心入局,他能收获什么,心理快感吗?」萌萌鼠男友愤怒道。

「他的心思不是我们能想明白的,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继续从善心入局这个角度仔细想想。」严君说道。

「那不就回到最初的构想了,替命收割和续命二十七天。」跳鹅说道。

「你们说死神有没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观察我们?」萌萌鼠男友说道。

「这好像是你第二次提出这个观点了。」我记得他在那次的广场上就说过这样的话。

「就算死神全知全能,总要有媒介了解我们吧。」

「你是指玩偶熊?」跳鹅闻言掏出了小熊。

「我不知道,我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不过玩偶熊确实不简单。」

我也掏出了我口袋里的玩偶,它依然是被压扁的状态,似笑非笑的嘴巴让我从心底厌烦。

临夏回家后,在她的社交账号上发了很多幸福瞬间,越看她发自内心的幸福微笑,大家心里越不是滋味。

时间又过了一天,紧迫感愈加强烈。

「明天就是周三了,我们要不要和临夏视频一下告个别。」跳鹅说道。

「算了吧,既然她选择了回家,就不要再让她看见我们了,免得提醒她想起来这些难受经历。」我摇摇头道。

「还有三天就轮到我了。」萌萌鼠紧紧倚靠在男友怀里。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你死的。」萌萌鼠男友瞥了一眼跳鹅,坚定道。

下一天是临夏,三天后是萌萌鼠,再三天是跳鹅,最后是我。如果我也死了,这场惨烈的游戏就应该结束了。

我不由得抬头看了看天空,银盘似的圆月见证过多少不甘呢?

5

周三凌晨一点,我收到了临夏发来的一条消息:

唐僧你好,我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发这条消息给你,可能因为我觉得你是我们中最聪明的人吧。这段日子做梦一般的经历,真让人不想再回忆,我现在甚至觉得,我们真的在做梦,你说有这个可能吗?那样的话,大家死后是不是就代表梦醒了?这么一想,我还真减轻了点恐惧感。现在我们中只剩下你们三个人了,我其实很佩服你那种坚持。这两天我和家人在一起,心情放松下来时,忽然想起了一个细节,是关于萌萌鼠男友的。我觉得他的眼神最近很凶厉,尤其是看向跳鹅时,我担心他可能会做什么极端的事。最后,祝福你们都能得救吧。

我没有回复她,事实上我根本没关心消息的内容,我只想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不过我终究没有回复她。

周三的天气很好,我们人还没有聚集全,严君便接到了临夏妈妈的电话。临夏死了,这个告知电话也是她生前嘱托的。

前一日还能假笑的我,此刻眼泪不停在眼眶打转,临夏是个很积极乐观的女孩,可就这么消逝了,我是不是也该学她,趁着还有时间,做点想做的事?

「哎,怎么你一个人,萌萌呢?」跳鹅忽然朝着远处喊了一声。

「她坚持要回家看看。」原来是萌萌鼠的男友来了。

「那你怎么没跟回去?」跳鹅诧异道。

「因为……你得死!」萌萌鼠男友忽然抽出一把匕首,划过了跳鹅的颈动脉。

「你……」跳鹅用力捂着伤口,鲜血从其指缝汩汩外冒,形势过于突然,我们根本就没缓过神,凶手已经跑了。

跳鹅就这样突然的死了,没惹起任何风波,没有任何人被追责,也没有任何人来问细节。

不管我的行为如何,与萌萌无关,我只希望她能无事,我对不起跳鹅,不过就算按部就班,他六天后也会死,如果他的死能帮到萌萌,也算是死得其所吧。不管接下来结果如何,我都会好好地陪着萌萌,各位,希望大家都能活下去吧。

这是萌萌鼠男友用她的账号在群里发的消息。

初期的十八人,只剩下了我和严君。

跳鹅之死,令我方寸大乱。这事发生后,我才想起临夏死前的提醒,可我竟完全当成了耳旁风。

想到这里,我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这一天,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到了五王子桥,可乐就是在那里英雄般地死掉的,我本来觉得我应该学他一样铆足勇气,可是我不行,除了嘴硬反抗死神,我无能为力,我是个懦夫,我甚至失去了救跳鹅的机会。

阴天了,王子河上起了无数波纹,来往的人都匆忙起来,只有我一人傻站在桥上,我没辙了,我想哭,我又不想哭。

我想振作,但我真的不知该如何振作,我们终究要全军覆没吗?

「想不到你真的来了这里。」萌萌鼠男友的声音穿透了雨声。

「你是来杀我的?」我看着他手里的匕首,心里没有任何波动,只觉得早早解脱或许也是一种好的选择。

「没错,为了她,我不得不尝试所有可能的方法。」他走近说道。

「如果我和跳鹅的死还是不管用呢?」

「那我就杀了严君,她肯定和这件事脱不开干系,你忘了我说的,死神可能在我们身边。」

「如果还不行……」他没有往下说。

「小宇,别这样,我们回去吧,不能一错再错了。」萌萌鼠突然出现,拽住了他的胳膊。

「你回去啊,我就快成功了。」

「我不回去,我们一起回老家好不好,别再犯错了好吗,跳鹅已经死了,别再造孽了。」

「难道你没看到吗,我杀了跳鹅后什么罪责也没有,这世界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了,萌萌,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的。」萌萌鼠男友挣脱了后者,然后径直冲向了我。

他的那句「世界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使我猛然陷入了沉思,根本没有注意他刺向我。

摩擦声起,接着是什么东西撞地的声音,我被打断了思绪。

「宇哥!」萌萌鼠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

萌萌鼠男友滑倒了,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这世界不是真的!」后者不甘地留下这一句后,咽了气。

我脑中轰然一响,一切似乎……讲得通了。如果世界不是真的,那么我们不是在一场梦境中,就是已经化为了阴魂。在被制造的世界里,有些诡异又怎么会奇怪呢?

所以说那次车祸下,真正的我已经……死了吗?那我们现在经历这一切的意义又是什么,死神的玩弄?

我掏出了被压扁的小熊,小熊嘴巴处的笑容令我莫名烦躁。

所以操控这一切的死神,把我们圈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到底是什么目的?

不行,我不能急躁,我得冷静,差一点就能想明白了,我不禁瞥向了萌萌鼠男友的尸体。

没错,漏洞就是这个,如果说大家都是必死的,那么萌萌鼠男友和狐狸的死党是怎么回事?他们并没有玩偶。

他们本不该死吗?还是说,另有原因!

还有一个人,还有一个不相干的人。

严君也没有被无形隔离,她的沉稳近妖,和大家形成了鲜明对比,这可能吗?正常人可能遇到这么多的事,仍然没有明显的心理波动吗?

当我和萌萌鼠都死了以后,严君会怎么样呢?她是这一切的旁观者,所以,她最可能的身份是——始作俑者!

6

「严君,你觉得人的死是怎么一回事。」我约严君来到了王子河畔。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严君有些诧异。

「因为我觉得生命在某些人眼里可能不如水草。」我盯着水里的大片水草说道。

「你是指萌萌男友的做法吗?之前的事确实突然,不过我倒是能理解,他或许觉得跳过萌萌鼠,让跳鹅先死,就能解决危机了吧。」

「那你觉得他能成功吗?」我转过头看向她。

「今天的你有点不一样。」严君没有回答我。

「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东西,有些感慨罢了。」我摇了摇头。

「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就像捉迷藏时,其他人都被鬼捉住了,那后面的人肯定会更加紧张。」

「这不是捉迷藏,没人愿意参与这样的游戏。」萌萌鼠从旁边的树荫里走了出来,语气少有的冷漠。

严君丝毫不在意,好像早就知道她在那里一般。

「有没有可能,参与这样的游戏,其实真的是你们的幸运呢?」严君反问道。

「所以我们本该死了,是死神重新给了我们一次逃生机会?」我嗤笑道。

「这个观点,你们之前倒是一直没提出来。」严君笑了笑道。

「因为以这样玩弄人生死的方式,不会让我们觉得死神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倒完全不这么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本该死呢?那这次的经历或许就是一次生的机会,就算不行,你们也多出了二十几天陪伴家人,这明明是死神在怜悯你们。」严君反驳道。

「这些话你为什么不在之前说呢?是因为我们已经察觉了吗?」我轻笑一声说道。

「你想说什么,都一起说了吧。」严君收敛了神情。

「你就是我在车站遇到的小女孩吧?」

「还有呢。」严君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严君就是阎君,对吗?」

「我听说人在横死后,都会不停地演绎死亡过程,所以我们大家就是在重复死亡吧。那玩偶呢?你提到了死神的怜悯,那玩偶就是死神给的机会了,既然玩偶可以替死,大家为什么还是死了?」

「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严君忽然诡异一笑。

「你提到过三次捉迷藏,你说我们只要找到『鬼』就是胜者,就能活下来。呵呵,真可笑。你布置这一切,到底是出于怜悯还是玩弄?」我怒不可遏。

「还有萌萌鼠的男友与狐狸的死党,为什么也会牵扯进来,他们并没有玩偶,是因为他们没有帮助小女孩吗?」

「如果没有他们,你会走到我面前来质问我吗?」严君摇摇头道。

「所以宇哥是假的吗。」萌萌鼠无力的坐在地上喃喃道。

「还记得今天是星期几吗?」严君忽然似笑非笑道。

「星期……六,不对,萌萌小心!」我反应过来时,已经太晚了。

「啊!」萌萌鼠所站的地面忽然塌陷,整个人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

「萌萌!」

「不是找到『鬼』就赢了吗,你违背了自己的规矩,我们已经找到了你,你为什么还要杀了她?」我失去理智,狠狠掐住了严君的脖子。

严君也不挣扎,仍然微笑着任我掐着,不一会儿身体就软了下来,我吓得后退了好几步,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我掐死了严君!

我为什么能杀死她?严君明明是整场事件的操纵者,为什么会被我杀死?

捉迷藏,对了!难道说,只有杀死「鬼」才能获得捉迷藏的胜利吗?

「哥哥,这局是你们赢了呢,不过下一局可不会提示那么多了哦!」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我回过头,看到了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脖子上有一块烫伤的小女孩,手里还捏着一个小熊玩偶。

绝望!

7

返校那天,我被一辆轿车刮了一下,不过不严重。幸好我当时正在捡掉在地上的小熊玩偶,不然我肯定被那辆超速的车撞得稀烂。

那个玩偶是一个乞讨的小女孩塞给我的,被轿车压过后,嘴巴上面破了一个条形的口子,看起来笑得有些恐怖,我心里产生了一丝异样情绪。

——end

横死的人会经常回家吗,横死的人能回家吗?

文章名称:《计划死亡》

文章作者:唐僧肉

主页小说都是各处搜来的,途径比较杂,有写文章名称和作者名字的会标注,等不及更新的也可自行搜索观看哈,如有侵权,请联系我删除哦。白天不在线,不能及时回复消息还请等等哦!!!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ngmengchina.com/19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