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室友私自进入自己房间没有门锁,合租室友私自进入自己房间可以报警吗?

合租室友私自进入自己房间没有门锁,合租室友私自进入自己房间可以报警吗?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鱼一天。

前面一篇是根据我的真实故事改编,流量那么低,悲伤那么大,没看到的人点点吧:故事:母亲的《人世间》丨倒贴却收获幸福,比家境更重要的是家风

“早就跟你说过这男的要啥没啥,房子车子票子就和他的爱情一样,都是见鬼的东西。”

看着倚着门框,说着风凉话的郭美美,我毫不客气地将她推出门外。

这就是我合租了五年的室友,一个现实到不行的女人。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和她是三观不合,她却总说我还没受够生活的鞭打,心智未开化。

事实上,我两年龄一样大,都是从农村考到城市的奋斗人。

我心智未开化,她又能好到哪去呢?

我只是憧憬爱情,不像她那么现实。

像她那样给爱情列出条件加上砝码,幸福还怎么敢降临呢?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郭美美是一个很好的室友

她会在我难过的时候为我做一大桌子好吃的。会在我忘记带钥匙的时候翘班穿越大半个深圳。

虽然偶尔说出来的话不招人待见,但她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我们之间有种特别的默契。

所以即使郭美美有时真的很烦,我也从没想过搬出去。

和李飞分手后,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调整好心情。

却没想到这厮不讲武德,没过多久又来找我复合。

我很矛盾也有些不舍,郭美美却一把扯住了我。

纠结什么?试试不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蠢还是对自己盲目自信,我竟然同意了郭美美的计划。

现实告诉我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以前觉得李飞眼里有光,眼珠子一转那都是智慧的灵气。

可看到郭美美的李飞,眼睛转的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饭后李飞借机加了郭美美的微信,后者满怀深意地瞥了我一眼。

即使内心骇浪滔天,但我还是忍住了。

回到家,郭美美得意地扬了扬手机,傻姑娘,好马不吃回头草,何况是一株烂草。

我气得进了房间甩上门,只听她又笑着喊了一句,对咯,就把这甩门的气势倒给那个渣男。

我虽憧憬爱情,但也不是恋爱脑。有了前期分手的铺垫,又有了郭美美的助攻,我对李飞算是彻底绝了念头。

可能是在郭美美那里没尝到甜头,李飞后来又找过我。

这个渣男是真的狗,拍了一张楼顶的照片,用一个没见过的手机号给我发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有些害怕,怕他想不开,怕自己因此搭上人命官司。

有些着急地把手机拿给郭美美看,没想到这厮冷笑一声,嘲讽道,姐姐你想得真多,他敢死我敬他是条汉子

她拿过我的手机一顿操作,后来李飞再也没找过我。

我和郭美美是在豆瓣上合租到一起的,起初我并不喜欢她,觉得这个人有点假。

相处了之后又觉得郭美美其实很可怜。

郭美美的老家在江苏徐州的一个乡下,家里很穷。作为最有出息的老二,很多事情你们懂的。

他的父母逼着她嫁人换取彩礼,只为了给弟弟在市里买房。

被她拒绝后恼羞成怒骂她白眼狼。

后来又改口说不嫁人也行,你每个月要给弟弟还房贷。

就这样一个月六千的工资去了一半。

刚合租那阵子她每天自己带饭,每次带都只有一个蔬菜。

她说她要减肥,我却看懂了这背后的无奈。

记得有一次她在下班的路上出了车祸,住了半个月的医院,家里愣是没来一个人。

实在没有办法,给我打了电话。我收拾了一些洗漱用品,在医院守了她好几天。

从那以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用无比现实的外壳包裹起自己曾经柔软的心。

她拼命地工作,本职兼职一大堆。

她变得无情,对家里的那些破事推得一干二净。

她去美容,去健身,把自己从乡下土妞打造成白天鹅。

认识她的人都说这姑娘现实、拜金也挺拼命。

我想我那时多少是有点优越感的,总觉得自己这样的应该更容易得到幸福。

美美活得太累,功利性太强。

而现在的我只想把狭隘、无知两个词送给当时的自己。

记得那是2006年,我认识了乐先生,迅速坠入爱河。

直到美美提醒我,才想起我和乐先生似乎略掉了什么重要的步骤。

那天我们在福田吃饭,美美盯着乐先生来了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带玉玉回家,什么时候买房子?什么时候结婚?

美姐绝命三连问,惊得我一口汤呛在嘴里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我有些期待地看着乐先生,没想到他说,不急,我和玉玉还想多些二人世界,享受享受恋爱的甜蜜。

美美笑了一下,也不再说话。

只是那汤勺不停地在汤碗里搅拌,搅得我心颤。

其实, 我内心深处十分信服郭美美在看男人方面的天赋。

但又怕当年李飞的那一幕重现。

我十分热络的暖着场子,美美的兴致显然不高,临了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去。

她说,别忘了还有个同居室友,有空回家去住。

那时,美美认识了一个当地的男人,有车有房事业有成,符合她的择偶标准。

可男方的父母似乎对美美不太满意。

本地人嘛,有些瞧不上农村人的意思。

更何况男方的父母都是体制内的,那优越感就不止一点半点了。

我觉得这样的家庭嫁进去也没啥意思,可是美美乐意。

问她图什么?她说就是图他事业有成有车有房,父母有编制啊。

我竟无言以对……

后面发生了什么,美美是如何征服未来公婆的细节我不清楚。

但她结婚的那一天,我看到的是一幕妻贤子孝的和谐场景。

婚礼办得很隆重,只可惜女方的娘家人来得很少。

我问她,你爸妈怎么肯来的?她满不在意地说,还不是看我嫁得不错。

那你不怕他们以后……我的未尽之意,郭美美秒懂。

她说,放心,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又岂是他们能拿捏得了的。

是啊,她的人生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完全由她自己掌控了。

想到参加婚礼前一天,乐先生顾左右而言他的逃避。

我的心不平衡了起来,整个人心不在焉。

乐先生说有事要回趟老家,我兴致勃勃地提出要一起回去。

没想到遭到了他的拒绝。

我终究还是按捺不住,给正在蜜月中的美美发了信息。

美美的蜜月因此提前结束了。

她一见到我就说,你这人就是纠结,有怀疑就去证实好了。

我企盼地看着她,她撩了撩一头新整的大波浪,无奈道,真是服了你了。

我两约好了,我搞到乐先生的老家信息,美美负责打探。

我以为美美只是找人帮我打听,却没想到她一个人单枪匹马就去了乐先生的老家。

满身风尘的郭美美同志,气愤的将她刚买的LV摔在了沙发上。

很久未见过她发脾气的我心里咯噔一下。

良久美美才说,玉玉你今天就搬来我家。

我问她到底怎么了,乐先生是出轨了吗?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我,终于说出了乐先生的秘密。

不是出轨,是已婚。

我跌坐在沙发里,眼泪抑制不住的往下掉。

想过很多种情况,独独没有这种。

那天晚上,美美让她老公去了父母那边。

她陪着我熬了一夜。

第二天,乐先生的电话打到了美美手机上。

美美像只炸了毛的猫,瞬间牙尖嘴利,仿佛昨晚温柔安慰我的人只是一个幻觉。

乐先生没有否认,也没有纠缠,只是想再见我一面。

美美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回去收拾东西。

我看她往包里塞着水果刀、防狼喷雾,刹那间也有些忍俊不禁。

我说,没有那么夸张的,乐先生不是那种人。

美美冷哼一声,不是那种人?你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

乐先生向我解释家里的妻子是父母要他娶的,两人只是办了酒席,没有领证。

他和她没有感情。他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一定处理好这些事情。

我还没说话,美美就抄起旁边的水杯泼了乐先生一头水。

你爸妈逼你娶她?逼你跟她上床啦?逼你搞大人家肚子了?没感情?我呸,真是晦气。

乐先生显然有些生气了,冷着脸让郭美美离开,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说完伸手想来拉扯我,美美想挡,却被乐先生一把摔倒在地。

看着狼狈的美美,还不断的威胁乐先生,再纠缠我就对他不客气。

我这自以为是的爱情又算什么呢?

我扶起美美,对还想来拉我的乐先生大吼了一句:“滚”!

我和他桥归桥路归路,终是天涯也陌路。

深圳,于我而言是个伤心地,我拖着满身的疲惫回了老家。

郭美美说,真是个狠心的女人,难道就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吗?

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回答她。

在老家的那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想,这些年到底算什么呢?

后来,美美生了孩子,作为孩子的干妈,我带了大包小包去深圳看她。

也许是生育激素的影响,郭美美同志变得感性又啰嗦。

她抱着我,一个劲儿的抱怨着,你这没良心的还知道回来看我。

我嫌弃的推了推她,笑道,已经认了干亲家,一辈子的时间来往呢。

你啊,离我远点,别蹭我一身奶味儿。

我想当年的那个问题,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留恋!留恋那个表面很讨厌实际很喜欢很喜欢的姐妹啊。

或许那些年的错误交织就是为了这一场相知一生的遇见。

郭美美同志,请你往后余生,一定一定要幸福。

—End—

鱼一天碎碎念:

没有不能说的秘密,无论是要放下还是铭记,鱼一天都在这里等着你,欢迎留言投稿,全文化名。我是写真实故事的鱼一天,添加关注,更方便看故事哦!

如果你没有关注,一定要关注一下,还有别忘了点赞哦,这是对一天最大的鼓励,哎呀,岁数大了,开始絮叨了,你别忘记了哈。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ngmengchina.com/19229.html